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光明之门 > 第四章 异地称王

第四章 异地称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四章异地称王
  
  这艘长达五百八十米的巨轮”邪恶女神”号隶属恶魔菲尔德佣兵团,甲板以上的船舱有十五层,里面上千个透过舷窗能看到大海,空气新鲜的房间全部是给船上比较有地位的佣兵们居住。
  
  一般的佣兵和那群新加入的囚犯们,全部挤在有如蜂巢般密密麻麻的分布在甲板以下,空气浑浊的舱室中。
  
  甲板下的舱室为便于空气流畅,船舱最中间是个天井似的回旋楼梯,任何一层的人站在自己居住的舱室门口的天桥上,都能清楚看到最底层酒吧里发生的事情。
  
  颜波走进船舱的时候,船舱内正充盈着震耳欲聋的嚎叫声。
  
  数千名容貌丑陋、凶悍、野蛮、粗/暴各有不同的壮汉正手舞足蹈的站在一层层舱室前的天桥上,他们兴奋若狂的咆哮着望着底舱指指点点。巨大的天井底层是一个空旷的酒吧,几张足有二十米长的长条形桌子旁,挤满了神情激动的大汉,有的高声欢叫,有的却发出凄厉的嚎叫。
  
  颜波刚踏出甬道来到里,就看到几张桌子聚集赌博的人群!桌子旁,有人挥舞着刚刚赢到手的大张炎金纸币对着天楼上的看客得意地高声大笑。输个精光的大汉则泄愤似的冲着天楼上嘘声不断的人群伸出一根中指,示威一样的冲天指着!结果引来更加猛烈的嘲笑声!
  
  很好,我正愁没钱买酒喝!颜波冷漠地立即走向前去,看看挤得严丝合缝的人群,伸手抓住面前两名大汉的衣领,一把摔出去五米远。
  
  “狗-杂-种,你个臭小子,敢打你爷爷!”被摔出去的两名大汉看眼颜波,对着他瘦弱的身材不屑地怒骂着,立即爬起来疯狂地扑向颜波。
  
  颜波待他们近身,飞起一脚踢向扑得最快的那名大汉胸膛,一脚就将那名大汉踢飞出去五米远,砸在一张正在喝酒的桌子旁,将酒桌砸得粉碎,连喝酒的几名大汉一起带到,大汉落地,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来,人已经晕厥过去。
  
  接着,颜波旋风腿扫向第二名扑来的大汉腹部,沉闷的肋骨折断声清晰可闻。大汉惨叫一声,倒摔出去,也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一会,上来几名侍者摸样的人,毫无表情地将两人用担架抬出酒吧。
  
  桌子旁的大汉们不动神色地看着颜波,默不作声。江湖上混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凶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真的能要他命的。
  
  “赌什么,我参加一个!”颜波冷淡说句,站到桌边左右瞟瞟他身旁的大汉,看眼桌子上的赌具,三十六个麻将里的筒子牌摆在桌子上,码得整整齐齐放在对面坐庄的一名大汉面前。马上明白是玩推豹子。
  
  推豹子,就是用麻将里一筒到九筒的三十六张麻将牌,每人发三张,对子筒赢散筒,对子里面一对九筒最大,三张筒子一样的花色叫豹子,三张一筒最大,有点象扑克牌里三张a最大,二到九依次递增大小。
  
  “可以,你有多少赌本?”庄家粗声问道,顺手理理自己面前的一堆炎金纸币,看上去有好几千元的炎金,看来庄家赢了不少。
  
  “赌本?我不需要赌本,我是来赢钱的!”颜波淡淡地回句,看看桌子四周上,每人面前都或多或少都摆放着几张面值不等的炎金。
  
  “穷b,没钱你滚一边去!”庄家不满地骂到,双手在麻将牌上将牌码得咔嗒响。
  
  颜波伸出手掌,张开白/嫩细长的五根手指抓向一寸厚的钢板做成的桌面,手指象抓进一块豆腐似抓进桌面,噗!一声,一块手掌形状的钢板就被他的手掌生生切下来,叮叮当当响着摔到桌面上,冷漠的眼眸瞅着庄家,”这个压一百炎金!”
  
  “下注!下注!你们他-妈-的快点下注!”庄家眼珠微微颤抖下,高声吼叫起来,显然,他认可了颜波的赌注。
  
  几把牌下来,庄家面前的钱差不多都到颜波面前,没有钱再坐庄了。颜波站到庄家的位置,伸手收拢三十六张麻将,故意笨拙地码好牌,大声喊道,语音里稍稍带点激动的感情/色彩,”下注了,下注了,下多赢多,下少赢少!”
  
  旁边盯着看颜波码牌动作的赌钱的大汉们,暗暗偷笑,这是只菜鸟,牌都不会码,立即抢着大把地押上炎金。
  
  颜波自小被母亲逼着苦练的闪电幻影手法,本来是用在高速移动中点人穴位的手法,被他在赌博中运用得出神入化,没人能看清他换牌的动作。
  
  他虽然没多少游历经验,不过,在社会上吃喝嫖赌的事情,还是干过不少,眼力也是很好的。他看着这里的氛围,他就明白,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实力决定一切,自己有足够的实力霸道行事,别人才会尊重自己,才能活命。在这里,礼貌二字一文不名,素质?拳头大素质就高!
  
  于是,他立即毫不客气把把豹子通杀,没一会,就把桌子上所有大汉的钱集中到自己面前,许多大汉摇着头离开桌子,坐到一旁的酒桌上去喝闷酒。心中都不敢相信他能连出十把豹子,想要找渣发脾气,却又忌惮他抓钢板象切豆腐般轻松的实力,只好躲开。
  
  这些大汉也不是善茬,他要感觉你好欺负或者有把握战胜你,早就出手了,还能让你把自己的钱赢走,然后自己象个老实的乖孩子一样躲到一边去喝酒。真这样乖的人,也就不会被关进监狱。
  
  “来啊来啊,快点下注,下多赢多,下少赢少!”颜波愈加高声的吼叫起来。
  
  其他桌子上的赌徒能也被颜波的高声喊叫吸引,纷纷过来参赌,颜波也不客气,明目张胆的把把豹子,来一个收一个,来一双杀一双。
  
  渐渐地,颜波面前的桌子周围就再没有一人,面前堆起上万的零散纸币。他看到没有人再来赌,在几千人的注视下,一张一张地整理起面前的纸币来。
  
  “黄皮小娘们!敢不敢跟我赌一把,你输了给爷爷舔-屁-股!”一名满脸褐色络腮胡飘到胸前,与黄褐色头发连在一起,整个头颅象颗狮子头似的西大陆魁梧白种男人站到颜波面前,挑衅地大声吼道,已经三个月没有洗澡的浓重体味仓得颜波差点呕吐出来。
  
  他满眼猥琐地打量眼颜波,回头对着众多喝酒的大汉哈哈大笑,顺手从满是口袋的佣兵作战服里摸出一捆捆扎得很好的崭新一千元一张面值的炎金纸币,摔在桌子上。
  
  轰!哄堂大笑声响起,喝酒的大汉们,站在楼上观看的大汉,跟着放肆大笑,”草-死-他!”,叫骂声夹杂着尖锐的口哨声灌进颜波耳膜。
  
  冷漠的眼眸扫扫面前的白种大汉,看着大汉身上穿着的破旧佣兵作战服,明白他是一名佣兵中的老油条,”下好你的赌注,离手!”颜波冷冰冰地说句话,看到大汉毫不犹豫地将那困崭新的炎金拿起来又一次摔到桌子正中,手中的牌稀里哗啦几下码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