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超凡兵王 > 第九百二十九章 又岂在朝朝暮暮?

第九百二十九章 又岂在朝朝暮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渐望着欧阳子非,不由苦涩的笑道:“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跟你讲一些故事吧!”
  
      “哦,好。x23us.com更新最快”欧阳子非微微点头。
  
      王渐带着欧阳子非,去了天州五大道,在距离花园别墅只有一条街的一个破旧的大院门口,车停了下来。
  
      欧阳子非顿时感觉自己的视线受到了惊人的冲击!
  
      五大道,天州土地最贵的地方,没有之一。这里的房子因为很多都是文物级建筑物,而且加上文化底蕴的原因,能卖到惊人的天价。像这样的院子,已经不是区区几千万能够解决的了。
  
      当然,跟罗非送给欧阳子非的花园别墅无法相比,但是买一般的别墅,能买好几套了!
  
      王渐下了车,带着欧阳子非走到了门口
  
      随后,她拿出了一把古香古色的钥匙,打开了四合院的大门。
  
      里面的风景不错,院子中心有了一颗参天大树。整个院子也很古朴,错落有致,给人一种很庄重典雅的感觉。
  
      “这也是我的房产,是我爸爸留给我的。”王渐说道,“子非你知道吗?如果不是有你。我只能卖掉这套房了。”
  
      “为什么?”
  
      “因为我已经失去理智了。”王渐自嘲道,“很讽刺吧?商圈里,不知道多少人说我冷静到了冷血的程度。可是我,也居然有失去了理智的时候。谢谢你,帮我找回了理智,守住了养父留给我的家业。”
  
      欧阳子非顿时一愣:“养父?”
  
      “嗯,养父。我本来不姓王。”王渐道,“我知道自己姓什么,但是,我已经学会了慢慢淡忘。”
  
      ……
  
      一壶清茶,二级清风,一缕缕家话。
  
      “我本来不是天州人。我老家是陕城天冰的。老家重男轻女。我前面有两个姐姐,我还有一个弟弟。
  
      你也知道,那时候罚超生罚的特别狠。我家被罚的都砸锅卖铁了。可是我那个畜生亲爹还是让我妈生了个小子。所以,家里更穷了,穷得饭都吃不上了。
  
      为了活命,他把我的两个姐姐都卖给外村做童养媳了。到了后来,他又打起了我的主意,那一年,我才八岁。
  
      子非,你能想象到一个八岁的孩子的孩子居然有那么成熟吗?
  
      那一年,我跑了。我从天冰一路跑了200多公里,一路上沿街乞讨,甚至还被要饭的欺负,差点被一个秃头给糟蹋了!可是我最终还是跑出去了!我搭上了一辆来天州的长途车,我钻到了行李箱里,下车之后一路跑进了天州市区……”
  
      此时,欧阳子非的心中一阵隐隐作痛:“感同身受……”
  
      王渐叹道:“是养父救了我。那年,我饿得昏倒了这个四合院前,被养父发现了,收养了我。他老婆去世了,是个光棍,比我大了二十多岁。一开始,我很怕他做出什么坏事来,我一直防着他。可是后来才发现,他对我特别好。
  
      他本来有个女儿,可惜老婆怀孕的时候难产死了,女儿没出满月就夭折了,所以他特别喜欢我,把我当成了亲闺女。
  
      你知道吗?我最爱吃的,就是三鲜打卤面。因为我来到天州的第一顿饭,吃的就是三鲜打卤面。是他给我做的。
  
      昨天,我又吃到了……所以你给我做的。”
  
      听到这,欧阳子非不由闭上了眼睛:“这……”
  
      “那是我一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面条。吃饱喝足,他问我叫什么,要把我送回家。我在地上磕头,把自己的脑门磕破了,直流血,求他搜留我。
  
      养父掉眼泪了。他哭得很难过,他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抱着我就爆粗了了,骂我的生父是畜生。
  
      从那一天之后,我再也没有回过天冰市。他给我上了户口,让我成了他的女儿,我执意要改自己的名字,他本想给我起一个像女孩子的名字,可是我很执拗,我希望自己像个男人一样坚强。
  
      爸爸很有学问,他说希望我能循序渐进的成长。所以,我的名字就叫王渐了。
  
      爸爸很能干,是一家服装厂的老板。爸爸也很有远见,早早的买下了这里的房子。那时候,我学习成绩很好,一点都不让爸爸操心。我和爸爸的日子,过得非常幸福。
  
      可是你知道吗?这种幸福对我来说,是一种奢望。”
  
      欧阳子非闭上了眼睛,甚至都不敢听了,因为他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是悲剧。
  
      “我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孽。就在我高一那年秋天,爸爸出事了。
  
      一个畜生开着一辆卡车,撞了爸爸。为了逃避某种责任,他撞倒了爸爸之后,反复碾压,爸爸的脑袋都被碾碎了,死的特别惨……”
  
      说到这,王渐已经流泪了,声音已经嘶哑。
  
      此时,欧阳子非忍不住搂住了王渐,一时间眼泪横流,痛楚,相似的痛楚,席卷心头。
  
      “子非,你知道我为什么对其他人那么冷血,对男人更冷血吗?”
  
      “是不是因为父亲死后的一系列后遗症造成的?”欧阳子非问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