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超凡兵王 > 第九百五十章 做贼心虚了吧?

第九百五十章 做贼心虚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门德斯看出了法耶尔的意思。x23us.com更新最快
  
      这,是兵者经常采用的一种决斗方式。双方一人一把枪,数三后同时开枪,谁快谁准,谁就能活着,否则,就是死。
  
      门德斯凝视着法耶尔,眼中再次萌生了浓厚的杀意和求生本性:“好啊!来吧!五年前我杀了你的丈夫,今天你也该下去陪他了!”
  
      “不,你要下去为他赎罪!”法耶尔厉声道,“不要再耍嘴了,准备动手吧!”
  
      门德斯被法耶尔的气场震荡,一时间愣在了原地。
  
      许久之后,他终于醒过神来,不由冷冷一笑:“我成全你!”
  
      罗非和妮可望着法耶尔,许久之后,终于点了点头。
  
      和法耶尔关系最好的战友们,一个个都把目光聚焦在了法耶尔身上,露出了一丝不解。
  
      毕竟,法耶尔的秘密只告诉了两个人,一个是罗非,另一个是妮可。
  
      “法耶尔姐姐!”艾米丽忍不住说道,“跟这种混蛋不用讲道理啊!”
  
      法耶尔却淡淡一笑:“不,更要讲道理,我要让他死的明明白白!大小姐,副总指挥!开始倒数吧!”
  
      此时,罗非和妮可点了点头,异口同声的喊道:“三!二!”
  
      法耶尔和门德斯怒目相视的同时,手都紧握住了枪,一时间,周围的空气冰冷的让人感觉窒息。
  
      “一!”
  
      当这个数字从罗非和妮可的口中跳跃而出的时候法耶尔和门德斯几乎是同时扬起了枪。
  
      但,门德斯似乎快了一点!
  
      “砰!”
  
      一声犀利无比的枪声瞬间划破了午后的寂静!
  
      此时,众人都闭上了眼睛……唯有罗非和妮可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门德斯的手枪已经从手中脱落,一张脸变得比白纸还要惨败,疼得眉头都立起来了:“你!啊!啊!”
  
      的确,门德斯经验老道,对枪械的运用极为熟练,甚至有枪王的称号,甚至他刚才举枪瞄准法耶尔头部的速度比法耶尔快了很多!
  
      然而!法耶尔根本就没想攻击对方头部,而是攻击了对方的膝盖!
  
      只是一枪,门德斯的左膝就已经碎了!
  
      看着门德斯跪倒在地,法耶尔走过去,朝着他的右膝盖又是一枪:“畜生!我怎么会让你死的那么快?他死前受了怎样的折磨你就要受到更凄惨的折磨!”
  
      门德斯双膝都碎了,一时间疼痛倒地,大吼道:“你杀了我!杀了我吧!不要折磨我了!”
  
      “不着急!”因为仇恨,法耶尔的一张俏脸都显得有些扭曲。她一枪接着一枪的打着门德斯,任凭对方如此凄厉的嚎叫,都不肯放过对方!一梭子弹打完,法耶尔又是一梭,又是一通狂乱的攻击!
  
      门德斯生不如死,一时间嗷嗷惨叫……周围,几个已经投降的匪徒看得心惊肉跳,一个个吓得都闭上了眼睛。
  
      ……
  
      三梭子子弹打完,尽管没有命中任何要害,但是门德斯已经不动了。他的嘴里都是绿色的东西,双眼瞪得老大。
  
      拉姆走过来,摸了摸门德斯的鼻下,道:“吓破胆死了。”
  
      此时,罗非走过去,从法耶尔的手中接过了自己的枪:“呵,枪口烫得可以烤鸡蛋了。”
  
      法耶尔一下子扑在了罗非的怀里,痛哭……
  
      罗非很清楚,随着门德斯的死去,一段持续了五年的恩怨,终于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
  
      法耶尔,还是仁慈的。
  
      门德斯死后,她劝说罗非饶恕了其他匪徒。这些匪徒劫后余生,自然感激涕零,连忙把自己该交代的事情全部和盘托出,一点都不剩,也帮imu节省了肃清剑刃组织的时间。
  
      而这一天晚,罗非和法耶尔已经来到了南珠国最大城市凯顿。
  
      在这里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公墓内,罗非陪着法耶尔,拜祭了队长。
  
      罗非望着队长的照片,不由微微一笑:“很成熟的大叔,眼光不错啊!”
  
      “呵,可惜在他眼里,我永远是个长不大的小女孩。”法耶尔苦笑道,“即便是我们踏入婚姻殿堂,也是因为我的坚持。这人,很坚守自己的原则。”
  
      “现在怎么样,情绪是不是好了一点?”罗非问道。
  
      “情绪好多了。完全释怀了。”法耶尔说道,“我把他葬在这里,葬在这个千里之外的异国他乡,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替他报仇。现在,我终于如愿以偿了。我想他的在天之灵也可以安息了。”
  
      罗非微微点头后,便拿出了一瓶美酒,打开之后,冲着队长说道:“大叔,好好在天堂里抽门德斯嘴巴子吧!这丫头,以后我帮你照顾!”
  
      罗非说完,便在墓碑旁边的土里泼了大半瓶酒,剩下的,自己则一饮而尽。
  
      ……
  
      几分钟后,他们走出来,发现门口站着一群战友。
  
      此时,罗非在人群中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顿时一阵诧异:“你什么时候来的?”
  
      这人虽然年纪比他大了六岁,但却俏皮的吐了吐舌头,道:“好吧,不要骂我。我没有参战,我只是留在了飞机上,眺望你们来着。这一战,打的真的挺荡气回肠的。而且很漂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