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升龙道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复体

第一百六十三章 复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溜儿红光闪过,十三人(不好意思,菲尔兄弟向来当成了一个)飞速到了魔殿的正门处。
  
      契科夫呆呆的看着大门,嘀咕着说:“他们到底用了多少钱啊?他妈的,都不心疼的么?”
  
      整个正门是一个类似于地球上的牌坊一样的东西,不过更加高大,更加的气势凌人。足足百米高下,高有九层,宽有近六十米,青黑色的柱子上,镶嵌满了一闪一闪的晶石,彷佛是钻石一般,整体构造成了一个极度诡异的阵形,一股强劲的威吓感铺天盖地的压向了易尘他们。
  
      易尘身上衣服飘动了一下,上前了几步。站在大门外的百多个修士中走出了一个血红色披风,左胸以及左肩包在一块金色盔甲中的高大男子,双目中寒光四射,用一种极度鄙夷的眼神看了看易尘他们,阴沉的问到:“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来魔殿寻仇?不过,按照规矩,自己惹出来的事情自己解决掉,我会给你们通报的,嘿嘿,希望你们的对手不会太厉害。”
  
      易尘冷酷的看了看他,不屑的说:“看门的,也能这么嚣张,难怪那两个混蛋敢做出人神共愤的事情来。”他此刻说的,就是暗魔星通用的语言,凯恩他们是听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易尘在说什么。
  
      那人身上猛的冒出了一阵火红色的气浪,他吼叫起来:“看门的?大爷我是怒战殿特级武士头领巴伐尔,今曰轮到我镇守魔殿正门,你敢说我不过是个看门的?”他一掌劈出,一团紫红色的火光成梭形砸向了易尘的前胸。空气中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碎裂声,可见他这一掌威力如何惊人。
  
      易尘懒散的打了个呵欠:“他妈的,魔殿的规矩就是被你们这种小人破坏了的,居然敢在正式决斗前伤害挑战者?”
  
      巴伐尔浑身一滞,怒吼一声,硬生生的把自己劈出的一掌收了回来。结果就等同于自己劈了自己一掌,他胸前的衣服都化为万千碎片飞散了出去,一口血差点就喷了出来。
  
      契科夫阴笑着对杰斯特说:“这里的人都非常笨啊,居然被老板这样的玩,以后我敢肯定我们有好曰子过的。”
  
      杰斯特懒洋洋的抽出了一支大麻,自己手指头上冒出了一缕火苗,轻松的点着后抽了一口,喷出一个烟圈说:“老板是世界上最狡猾的几个人中最歼猾的,我坚信这一点。”
  
      易尘没理会杰斯特他们的偷语,笑嘻嘻的靠近了巴伐尔,啧啧有声的说:“看看,看看,您是何必呢?您是何苦呢?有这个功夫自己虐待自己,不如找个小姑娘好好的散散火气。刚才路上看到几个身材不错的,巴伐尔武士头领大人,您不如。。。嘿嘿。。。我找克图和克煞那两个杂种。”
  
      易尘做戏的功夫早就炉火纯青了,此刻他是突然变成了一脸铁青,浑身杀气腾腾的看向了巴伐尔:“给我叫克图和克煞出来。。。我要找他们算算两千一百年前,他们摧毁‘飞霞谷’的旧帐。”
  
      巴伐尔轻轻的点头,心里冷哼了几声:“魔龙殿看中了人家‘飞霞谷’的几件宝贝,居然大举入侵,摧毁了‘飞霞谷’的整个基业,砍掉了上千人,看样子,是漏网之鱼来报复了。不过,是他们魔龙殿的事情,和我们怒战殿无关,让他们去闹吧。。。”
  
      他大声下令到:“去请魔龙殿的克图和克煞两位大人,嘿嘿,告诉他们,有好朋友来找他们了。”马上有四名同样身披红色披风的修士大步走了进去,似乎在魔殿中是不允许飞行的一般。
  
      巴伐尔目光闪烁的看着易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他突然露出笑容,笑嘻嘻的对易尘说:“原来是找那两个小子的麻烦的,如果早说的话,也就不会有现在的误会了,不是么?他们擅长阴极魔能,力量非常的霸道,要是能够以柔克刚,他们就很好对付了。”
  
      魔龙王在易尘识海内恶毒的诅咒起来:“巴伐尔,我复体后第一个就要杀了你,我发誓,我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你,该死的东西,居然敢泄漏我下属的功法特征,你笔削得死。。。哼。”
  
      易尘则是微微鞠躬,彬彬有礼的对着巴伐尔致谢说:“如此,多谢指点了。”
  
      巴伐尔点点头,幸灾乐祸的无端的高兴着,他看了看易尘,随便的问了一句:“你们的衣服可真奇怪,不想是附近的人吧?”‘飞霞谷’可就在暗魔星附近不远的一个星球上,那里的人应该不会穿易尘身上这么古怪的服饰的。
  
      易尘淡笑起来:“我们为了躲避魔龙殿的追杀,四处流荡,到了很多地方,这套衣服,是一个不知名的小星球上最流行的款式了。”
  
      一个幽幽的声音传来:“最流行的款式?可是看起来还是难看得很呢。。。尤其那个红毛小子以及他身边站着得那个家伙,他们穿的是衣服么?怎么到处都是窟窿呢?”
  
      几片火红色的,能量凝聚的叶片从正门内飘了出来,一条火红色的人影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身体彷佛柳条般随风飘荡,飘飘然彷佛幽灵一般。
  
      契科夫的眼睛都直了,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一身火红色长裙,发如乌木,面色如玉,精致美丽得让人惊心动魄的女子。这个妞儿纤长雪白的手指随意的抚动了一下自己披散的长发,笑眯眯的看着巴伐尔说:“咦,听说有人上门找人复仇呢,怎么都不先去通知我呢?打架流血,我最喜欢看了。”
  
      巴伐尔彷佛见了鬼一般,原地立退十几步,面色惊惶的连连施礼:“红叶大人,这个,一点点小事,不必惊动您吧?何况您身属玄阴殿,他们找的是魔龙殿的人。”
  
      魔龙王阴狠的说:“用你们的语言说起来,这个妞儿的名字叫做楚红叶,古怪得很,但是非常厉害,玄阴殿玄阴使者的头领。。。不要招惹她,否则你会有大麻烦。”
  
      楚红叶眼波流转,笑嘻嘻的看向了易尘,娇滴滴的说:“哟,真是的,你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一个小朋友,居然敢找魔龙殿的麻烦?他们里面可都是一群怪物,小心活生生的吃了你。。。告诉姐姐我,你找谁的麻烦啊?说不定我一高兴,就帮你杀了他们也不错啊。”
  
      易尘微笑着答话到:“红叶姑娘好啊,这个,报仇的事情当然要自己来做,否则的话哪里有那种快感呢?多谢姑娘好意了。”
  
      楚红叶转悠了一下眼睛,如水的眼波轻轻的打量了一下易尘以及他身后的人,微微点头。突然她一眼看到了契科夫,看到了契科夫那一脸银荡的、不怀好意的在自己身上胡乱打量的眼神,不由得心头怒火大盛,一片绯红的叶子朝着契科夫的喉咙飞射了过去。
  
      易尘一手抓住了那片红叶,红叶在他手里‘啪’的一声炸成了碎片。楚红叶微微一笑:“哟,还不错,看样子找上魔龙殿还是有点把握的,希望你不要死得太快了。。。有兴趣的话,当然前提是你能活下来,加入我们玄阴殿吧,魔龙殿的仇人么,我们王爷总是欢迎的。”
  
      一个浑厚,充满了压迫感的声音传来:“楚红叶,你这话什么意思?不要以为我们的王失踪了,你们玄阴殿就可以压在我们魔龙殿的头上。”
  
      楚红叶头都不回的轻飘飘的说:“诶哟,我怎么敢压在你们头上呢?你们这群魔龙大概以前年才洗一次头,我沾都不敢沾呢,哼。。。跟我走。这个贼兮兮的小子,今天算你运气不错,我心情很好呢。”
  
      楚红叶的身形直接飘起,除了上百片红叶环绕着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光彩发出,但是速度却是极快的飞了出去。大门内纷纷冲出了三百多身披白色长袍的男女修士,一道道剑光闪过,追了上去。
  
      一个高大的人影缓缓的走了出来,声音如雷一般吼叫着:“谁敢来找我复仇?克图不在,我克煞可以对付你们。。。哼,来吧,不要浪费时间,干掉了你们,我刚好回去补个午觉。”七轮圆月当空,这关头还说要回去睡午觉,总给人一种感觉这家伙的脑子是否有点不正常。
  
      易尘打量着魔龙王下属中号称最忠实的二人之一,只见他身材比凯恩还要高出一头,浑身笼罩在乌紫色的鳞甲下面,露出了一对凶光闪闪的大眼睛,里面透露出了嗜血的眼神,右手处,他赫然拎着一柄粗大的战戟,可以相像一旦他全力发动,这柄战戟会发出多大的威力。
  
      易尘冷漠的看着他:“决一死战吧,克煞,为了你当初屠杀整个‘飞霞谷’的罪行赎罪吧。。。不过,难道你要我们在这里干掉你不成?”
  
      克煞吼叫起来:“一招,我只要一招就可以干掉你们所有的人,他妈的,难道还要去正规的比试场地么?开玩笑,我只要一招就可以把你们全部干掉。”
  
      克煞身上冒出了一股浓烈的紫色光焰,强大的气压从他身上发出,吹得脚下坚硬的岩层都颤抖起来。巴伐尔他们等一众怒战殿的特级武士慌忙朝四周散去,万一被发狂的克煞捅上一戟,那才真的不划算呢。
  
      易尘身上冒出了强烈的金光,那柄被魔龙王凝练的,现在被命名为‘杀神’的黑色长剑出现在了手中。‘杀神’一出,似乎四周空间都停滞了一下,一道强烈的、锋锐的剑气冲天而起,彷佛一柄擎天巨剑般发出了‘隆隆’的剑鸣声,一股强大的黑暗气息笼罩了整个魔殿大门。
  
      克煞脸色一变,眼睛晃动了几圈,突然收敛了身上的杀气,冷冰冰的说:“小子,不错,不要在这里给怒战殿的小子们添乱子了,跟老子走,我带你去魔龙殿的比试场,他妈的,看我不艹翻了你才怪。”
  
      易尘淡笑了一声,收敛了身上的气劲,示意凯恩他们跟着自己走了进去。
  
      一条宽大的通道直通前方一座高大宏伟的黑色建筑,路上有不少修士往来行走,易尘心惊胆战的看着这些人,他们每个人都有‘聚星界’以上的实力,魔殿果然不愧是统治了一个大星域的强大组织。
  
      看到克煞带着易尘他们往里面走,路上的修士连忙见鬼一般的让开了道路,虽然这条通道足足有上百米宽,可是克煞就是大摇大摆的走在了中间,而其他的修士根本就擦着道路的边缘走着。
  
      一个银铃般的笑声传了过来,楚红叶夹着一团火红的旋风从后面追上,笑嘻嘻的拦住了去路,询问到:“哎哟,突然忘记了问一件事情,小朋友,你们‘飞霞谷’的最后一任家主是谁呢?姐姐很想知道的,告诉我好不好?如果不答应,那就是看不起我呢,小心我会出手杀人的。”
  
      易尘刚才硬接她那片红叶的手突然炸裂开了一条血痕,一滴滴血滴在了地上。楚红叶突然笑起来:“看啊,流血了,真是不小心,姐姐我的红叶是不能乱碰的,有时候是一天,有时候是一年,反正到时候都要流血的,这个时间嘛,我也都控制不好呢。”
  
      易尘大惊,好容易用体内的真元封住了伤口,再也不敢小觑这个女人,微微躬身说:“本谷最后一任家主是红霞先生。。。他已经。。。”
  
      楚红叶皱眉,飞快的问到:“不是明霞么?我记得魔龙殿杀入‘飞霞谷’的时候,家主是他吧?”
  
      易尘微笑着回答说:“可是明霞师伯他不幸身亡,家师幸得逃脱,继承了家法,这是本门内务,想来红叶姑娘不需要纠缠太多吧?”
  
      楚红叶哦了一声,笑嘻嘻得看着克煞说:“这么说,是我错怪你了。。。嗯,我今天刚好没事做,带人过去看看也好,嗯?小子们,今天大家可以开开眼界了,看看魔龙殿的克煞大统领是怎么一个厉害法呢。”
  
      易尘心一沉,偷偷的看了后面一眼,那些刚才跟着楚红叶飞出的修士此刻全部远远的站在了后面。今天没事做,没事做就带着三百多人到处乱跑?易尘相信她的鬼话才怪,分明是不知道哪里引起了她的怀疑,带人过来监视克煞才是正经的。
  
      克煞冷酷的看着楚红叶,突然一戟击出。楚红叶脸色一寒,纤纤玉手蛮横的迎向了克煞的长戟。‘当’的一声巨响,一团青光从克煞的长戟上发出,点点火星从上面溅了下来。克煞浑身抖动了一下,而楚红叶则是微微的退后了一步,冷笑连连的看着克煞,问到:“你们魔龙殿的认还真了不起,居然用法宝对付我这么一个赤手空拳的弱女子,好啊,好啊,我们去主人那里评理去。”
  
      克煞心里震怒,刚才易尘的‘杀神’剑上传来了魔龙王的一丝气息,他正想带易尘去魔龙殿问个清楚呢。他也正在奇怪,易尘根本就不可能是‘飞霞谷’的人,因为‘飞霞谷’的事情是魔龙王亲自带队去的,一只鸡都没活下来,怎么可能两千多年后又跑出个寻仇的人来?
  
      谁知道楚红叶却突然出来搅场子了,这事情还真不能闹到魔殿主人那里去,否则怒战、玄阴两殿的王爷在那里一起哄,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易尘突然传音给他:“‘凝神晶液’。”随后,易尘指着克煞的怒骂起来:“怎么的?你难道不敢要公证人么?难道你想出动大批人手欺负我们不成?哈,你们魔龙殿的人本来就是一群混蛋,你们当初偷袭‘飞霞谷’,多威风啊,现在怎么不见你们的威风了?今天老子非要把你打得肉身尽毁,留下你一丝元神放逐在天地间受苦不可。”
  
      克煞脑袋里轰隆一声,明白了过来,他艹起长戟对着易尘当头砸下,吼叫着:“他妈的,去了比试场,看我不扒了你得皮。”他也飞快的传音给易尘:“等下我们不用打,听我的安排。”
  
      易尘轻松的闪过了他的长戟,吼叫到:“好,我等着你。”
  
      楚红叶微笑起来:“哟,克煞大人,你可真的要欺负人不成?去比试场,我好哈的给你们作个见证就是,嘻嘻,我不会包庇某人的。”
  
      克煞拎着战戟步伐沉重的就往魔龙殿而去,嘴里大声的不干不净的咒骂着。楚红叶脸色是越来越难看,最后差点就可以直接从脸上刮下一层霜来,不过,她的脸色也就难看了一下,最后又是巧笑嫣然,眼波流转,干脆的就随着克煞走路带起的风飘了起来,笑嘻嘻的回头向易尘说:“小朋友,你可要小心了,这个家伙生气了,我看你其实也不是他对手的,现在走还来得及。。。要不你现在离开魔殿,姐姐我保证没人能够伤害你。”
  
      易尘古怪的看着她,说了一句正气凛然的话:“师仇不报,何以为人。”
  
      契科夫听得在后面浑身一个激灵,鸡皮疙瘩起了无数,这种正气昂然的话,似乎不应该从自己几个人嘴里发出来啊。
  
      斯凯他们七个早就远远的拉在了最后面,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路上过去的几个女姓修士,相互间打着古怪的眼色。四个月没有吸到一丝血,这七个家伙早就发疯了,如果不是看到路上的人看起来都不好对付,他们早就冲上去随便抱着一个人啃下去了。
  
      魔龙殿,魔殿总部三殿中实力最强悍、作风最野蛮、下手最凶残的所在。一排五十多个和克煞一样浑身鳞甲,眼里凶光闪动的魔龙卫死死的守住了大门,傲气十足的看着玄阴殿的三百来号修士。配合着高达五十多米、一色青黑的巨大魔龙殿正殿,看起来威势十足。
  
      楚红叶轻轻的打了个呵欠,摇头说:“克煞小弟弟,我可是好心好意来给你做见证的,可是你的手下,怎么看起来不欢迎我呢?”她左右看了看那些魔龙卫,再看看自己身后的修士,似乎有点犯猜疑,毕竟自己的下属三百多人也不见得是这五十多条魔龙的对手啊。
  
      克煞狞笑一声:“楚红叶大人,你当然可以进去,但是呢,你的下属嘛,老子就不接待了。嘿嘿,我们似乎交情还还没有好到那一步吧?嗯?”
  
      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克煞,是的么?不过,除了红叶大人,我们几个也想进去看看呢,毕竟几千年来,这是第一个敢来魔殿挑战的人,不好好的观摩一下,可真对不起自己呢。”
  
      克煞脸色狂变,呆呆的看了过去。
  
      一排四个白衣男女身后带着七长八短的七十多个修为都有‘聚星’高界的修士漫步走了过来,楚红叶娇笑出声:“真是对不起呢,我把几个同伴也叫了过来,克煞大人,我们五个玄阴使者的头领一起来给你做公证,这个面子可是很大了哦。”
  
      克煞杀气腾腾的看着楚红叶,狞声吼叫到:“你是故意给我们魔龙殿难堪?”
  
      楚红叶笑了笑,没说话。克煞指点着后面来的三男一女,低声喝到:“宫白云、河千影、萧冬雪、绯红樱,你们四个给老子记住,迟早有一天要和你们算帐。。。他妈的,如果不是克图他们几个混蛋出去办事去了,魔龙殿前,哪里轮到你们威风?”
  
      楚红叶突然拉住了易尘的手,径直朝魔龙殿内走去,笑嘻嘻的说:“可惜,可惜,现在就是轮到我们威风呢。小朋友,你可不要害怕,出什么事情了我们五个给你担着,不用害怕魔龙殿的人一拥而上欺负你。。。唔,你还有你的朋友,可不要离开我们的保护啊。”她眼睛里面神光一闪,看了宫白云他们四个一眼,宫白云他们马上凑向了菲尔他们,根本就是把易尘他们一伙人监视了起来。
  
      易尘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手指头上非常暧mei的动弹了几下,笑嘻嘻的说:“红叶姑娘,我们这个样子,似乎有点。。。嗯?”
  
      楚红叶眼里凶光一闪,手下意识的松开了一点,脸上笑意十足的刚要说话,易尘已经全力运劲于掌上,一记‘毁元指’透过楚红叶的手腕,直刺她的心脉。
  
      楚红叶脸色一白,身子颤抖了一下,风一样飘飞了十步开外。
  
      易尘的身影御‘杀神’破空而起,直射魔龙殿内部。楚红叶脸色忽红忽白了十余次后,身形直射易尘,呵斥到:“给我留下,宫白云,抓住那些人。”
  
      一柄沉重的战戟带着呼啸声迎头向楚红叶砸下,战戟上环绕的青色光团彷佛流星般刺向了楚红叶。楚红叶一声怒喝,手上一道绯红色的激光闪过,青色光团纷纷炸裂,炸得魔龙殿前一片尘土飞扬,而易尘所化的乌虹早就不知去向了。
  
      克煞狂吼一声:“小子们,给老子杀,他妈的,玄阴殿居然敢来我们魔龙殿撒野,给老子往死力打。”他自己身上已经发生了诡异的变化,身体更加粗大了一圈,关节处也有粗大的骨刺突了出来,整个人看起来就不像一个人形了。
  
      五十多魔龙卫闷不做声的冲向了玄阴殿的人,后面,听到命令后,大批的魔龙殿魔龙卫、特级武士潮水一样冲出,彷佛看到生死仇敌一般的对着楚红叶他们就下了杀手。
  
      这边,萧冬雪正站在凯恩前面,突然听到了易尘破空而去的声音,不由得回头看了一下,趁着这个机会,凯恩全身笼罩在了一件散发着熊熊烈焰的盔甲中,一个肘子重重的击中了萧冬雪的前心。凯恩自己庞大的真元以及盔甲中蕴涵的三味真火彷佛一条怒龙一般冲进了萧冬雪的身体。
  
      饶是萧冬雪已经比起‘聚星’高界高段还要厉害上三分,受到了凯恩这‘聚星’低界低段突然的袭击,胸口也是一滞,而那盔甲所蕴涵的三味真火,更是把他胸口的衣服烧得一片焦黑,肌肤也发出了一股焦糊味。萧冬雪狂怒,右手上一柄洁白如玉的长剑一闪,漫天雪花飘向了凯恩。
  
      凯恩狂退,两道乌光带着啸声迎了上去。萧冬雪低声喝骂了一声,身影消失在了满天风雪之中,一丝丝逼人的剑气破空飞向了半路拦截的杰斯特。杰斯特低声吼叫了一声,他在飞舰上,凭借着宇宙中强大无匹的星力,也已经达到了接近‘聚星界’的水平,此刻屠龙匕在他的艹纵下,真的彷佛两条蛟龙一般幻化出了漫天乌光,挡住了萧冬雪古怪的攻势。可是实力相差实在太大,剑光相触之后,杰斯特浑身颤抖着向后退却,一口血狂喷而出。
  
      斯凯他们冲了上来,惊呼一声:“他妈的,合力对付这个小子。”他们七个身上冒出了血光,弥补金色咒文的蝙蝠翅膀从身后飞快的伸了出来,随后,七道粗大的血光配合着契科夫的精神能、菲尔兄弟的风刃火焰、凯恩的拳风、杰斯特的剑光汇聚成了一道极粗的五彩光柱轰向了萧冬雪。
  
      萧冬雪一声历呼,空中寒光一闪,他居然一剑劈开了开恩他们十二人合力的攻势,随后漫天风雪更盛,铺天盖地的罩向了斯凯他们。。。
  
      一道粗大的紫色光柱带着霹雳雷霆声从远处飞射而来,正正的命中了萧冬雪的风雪,‘当啷啷’一阵狂响,一柄粗大的紫色战戟插在了魔龙殿前的地面上,一道道粗大的裂痕向着四方激射,强大的剑气凛人,四周的人被这股威势所逼,全部退开了十几步。
  
      和楚红叶正打得高兴的克煞欢呼一声:“克图,你他妈的不是说还要一个月才回来,怎么就到了?”
  
      远远的一个黑点吼叫一声:“他妈的,人杀光了,我不回来干什么?玄阴殿的混蛋们,居然敢趁着我们不在攻击魔龙殿,他妈的到时候闹上了主人那里,看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小子们,给老子杀,往死力杀。”
  
      上千魔龙卫从远处天际呼啸而来,一个身材比起克煞更加高大三分的壮汉浑身冒着紫色光焰,突然瞬移到了正门处,嘎嘎吼叫着:“老子刚好没杀过瘾,来,陪你家大爷玩玩。”巨大的拳头一拳扑面砸向了楚红叶,另外一脚突袭宫白云,左手肘子则是一道凄厉的紫光轰向了河千影,他一击之间,就攻向了五个玄阴殿的使者头领。
  
      楚红叶冷哼一声,撒出了漫天红叶,身影突然消失,箭一般直射魔龙殿。
  
      克煞早就防到了这一招,他嘎嘎一笑,一拳轰在了地上,魔龙殿的防御结界突然开启,一层浓厚的黑光笼罩了整个魔龙殿,硬生生拦住了楚红叶的去路。克煞嘎嘎笑起来:“红叶大人,那小子是来找我们麻烦的,你这么急着找他干什么呢?”
  
      楚红叶面色冷漠,看着克煞问到:“真的?他真的是来找你们的麻烦的么?”
  
      克煞阴笑了几声,没说话。
  
      克图还不知道就里,一拳轰碎了漫天红叶,挡过了河千影和宫白云的几招攻势,问到:“克煞,怎么回事?唔,场子里面有几个人不认识,什么人?”
  
      克煞大声回答到:“魔龙卫听令,护住那几个小子。”
  
      他突然晃近了克图,凑在他耳朵边低声说:“那个家伙身上有王的气息,还有,他居然知道‘凝神晶液’,全族之中,知道这宝贝的也不过五个人,你说他怎么知道的。”
  
      克图浑身一抖,猛的吼叫起来:“阿嘎,你们玄阴殿的人真的是来找我们的麻烦的,哈哈哈哈哈哈,给我往死里杀。”
  
      他和克煞突然发动,配合着百多个魔龙卫死死的缠住了楚红叶他们五个玄阴使者头领,其他的千多个魔龙卫以及更多的特级武士则是奉命对着三百多个玄阴殿的人下了毒手,他们人数上的优势实在太大了,全力一轰之下,百多个玄阴殿的武士惨嚎着栽倒在了地上。
  
      漫天光华闪过,从旁边的怒战、玄阴二殿中飞射出了无数修士。怒战殿的人冷笑着站在旁边看热闹,而玄阴殿的人则是气急败坏的加入了战团,一时间魔龙殿、玄阴殿僵持了起来。杰斯特早就偷偷的拉了一下同伴,他们几个溜近了魔龙殿大门,躲在正门的柱子后看起了热闹。在场的人哪一个他们都不是对手,可没有必要参合进去的。
  
      易尘此刻已经在魔龙殿内转悠了几圈,按照魔龙王的提示,依循着秘道,破解了几个厉害的禁制后,到了一扇高大的石门外。
  
      按照魔龙王的指点,易尘把自己的真元力透入了石门,拼命的往右边推去,推动石门的同时,还要保持一定的频率向石门内灌注真元,阻止里面禁制的发动,一时间更加吃力不已。
  
      魔龙王紧张的大叫着:“加油,加油,就在里面,就在里面,快点,快点。。。天啊,我怎么没有考虑到,你的力量有点勉强呢?这扇门是我用了上万吨的天眚石炼制的,他妈的,你一定要推开,一条缝就够了。”
  
      易尘浑身肌肉暴涨,石门发出了一丝丝的‘嘎吱’声,晃悠了两下后,开始缓缓的朝右边挪去。也就短短的一段时间,易尘却觉得过去了上百年一般,石门发出的反震力道太强大了,震得易尘浑身的骨骼都差点破碎了,终于,在易尘体内的真元力几乎消耗一空的时候,石门露出了一条恰恰够他钻过去的缝隙。
  
      易尘飞快的掠了进去,石门在他后面重重的合上了。这是一个非常广大深邃的大厅,黑漆漆的,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
  
      一片金色的龙鳞飘浮在空中,散发出了悦目的七彩毫光,其中有一丝丝温润的光芒闪动着。魔龙王紧张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突然吼叫起来:“易,拿几片地上的黑色鳞片,然后连同那片金色的一起握在手中。把我的元神用你的真元力护住后送到金色的龙鳞里面去。”
  
      易尘很是奇怪的问:“你不是炼制成丹药了么?”
  
      魔龙王异常稀奇的反问他:“谁规定丹药一定要是颗粒状的?我用我的一片鳞甲和‘凝神晶液’合练成了这颗丹药,有什么古怪么?”
  
      易尘愣了愣,摇摇头,稍微调息了一下后,捡起了两片澡盆一般大小的黑色龙鳞,随后轻轻的把那片更大上三分的金色龙鳞夹在了黑色龙鳞之间。一股精纯的真元力温和的裹着魔龙王残留不多的元神,输入了金色的龙鳞,不,金色的丹药之中。
  
      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把易尘的手弹开,同时把易尘的身体触电般震出了十几米,易尘呆呆的看着三片龙鳞发生了古怪的变化。金色的龙鳞似乎散发出了无穷尽的火焰一般,两片黑色龙鳞渐渐的融化,成液体状渗入了金色龙鳞之中。金色鳞片也渐渐的融化,最后形成了一颗斗大的金色球体,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飞快的生长着。
  
      巨大的心脏跳动声传了出来,一股蛮横、霸道、威凌天下的气势从球体中扩散了出来,直透出了整个魔龙殿。
  
      外面正打得热闹的魔龙殿、玄阴殿的人,突然愣了一下,那股强大到匪夷所思的感觉,那足以毁天灭地的强大力量,是。。。
  
      楚红叶他们面色狂变,楚红叶愤愤的一跺脚:“我就知道那个小子有古怪,该死的。”
  
      克图克煞两人疯狂的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两千年了,他终于回来了。。。哈哈,你们玄阴殿、战神殿的混蛋,等着吧,有得你们的苦头吃,哈哈哈哈。。。”
  
      在场的魔龙卫疯狂的叫嚣起来,嘴里大声的吼叫着,而那些魔龙殿特级武士一个个面色惨白,似乎什么恐怖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楚红叶怒喝一声:“走,我们回。。。”
  
      一个无比威严的声音传来:“来了?不给你们一点点小礼物,你们就这么走,难道是看不起我这个主人么?”
  
      一条淡蓝色的身影急闪到了场中,易尘彷佛婴儿一般的被他抓在手上。五条拳影闪了一下,楚红叶等五人同时被一拳击中了小腹,根本就没有躲闪的机会。五声闷哼发出,楚红叶除外,其他的四个玄阴使者头领全部狂喷了一口血出来。五人不敢多说,带着玄阴殿的人手飞快的掠向了玄阴殿。
  
      一个身材比凯恩还要高出一个头,身披一件深蓝长袍,紫色的长发直接披散在了膝盖处,面目俊朗得彷佛妖精一般的青年男子傲然立在了场中。和克图克煞浑身鳞片的德行不同,他除了身材特别高大以外,纯然就是一个正常人类的模样。他的身材也并不是那种异常粗壮的类型,而是和易尘一般,比例近乎完美的体格。
  
      易尘心里苦笑,只看到那颗光球闪动了一下,自己就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被提了出来,随后就是玄阴殿的人大败亏输而逃,这个魔龙王也厉害得离谱了些。他不由得叫嚷了起来:“老兄,麻烦你放我下来行不行?”
  
      魔龙王露出了一丝微笑,指点着手中的易尘说:“他叫做易尘,从今天起,除了克图、克煞、克斯特、克波尔、克理斯他们五个以外,再设立一名魔龙卫的首领,就由易尘担任。”
  
      一个声音远远的传来:“我反对。”
  
      魔龙王吼叫起来:“谁敢反对我的决定?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